中国管理专家在线!
您的位置:首页 > 文章内容

今天刷屏的 “Alphabet”,其实更像最初的 “Google”

作者:荔闽2138人浏览日期:2015-08-14

更多

摘要:Google 原有的名字源于 Googol —— 10 的 100 次方,当这个由 0 和 1 准二进制元素组成、工程师范儿十足的名字不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Google 遇到的问题也就很明确了。去年十月,时隔多年之后微软的市值再一次超过 Google,成为全球市值第二大的科技公司。这在科技界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家主营业务(Windows 和 Office)广受诟病和唱衰的公司市值一举超越收入

Google 原有的名字源于 Googol —— 10 的 100 次方,当这个由 0 和 1 准二进制元素组成、工程师范儿十足的名字不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Google 遇到的问题也就很明确了。

去年十月,时隔多年之后微软的市值再一次超过 Google,成为全球市值第二大的科技公司。这在科技界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一家主营业务(Windows 和 Office)广受诟病和唱衰的公司市值一举超越收入稳定,新业务(Android)还在不断增长的山景城老大,看上去并不那么合理。

这一切事实上是投资人基于想象空间下的赌注:微软 Office 365 在企业市场的份额已经成功反超 Google Apps时下热门的云服务市场里 Azure 也紧跟在 AWS 身后,然而 GCP 还在和 VMware、IBM 等公司缠斗。Google 在 Android 单一产品上的收入有限,移动和桌面广告领域的份额接近饱和,Google+ 和 Google Glass 等新业务发展状况不佳,让这家公司在投资人眼中的想象空间变得越来越小。

在原来的 Google 体系下,除了主营的搜索和广告平台之外,可能勉强算上 Android 和 Chrome/Chrome OS,其它业务都属于 “不务正业” 的范畴。Google 工程师的每一次尝试在预算和自由度上不免收到桎梏,有需要考虑和现有产品的统一和整合。已经在用户数上获得成功的产品,例如 Google Reader、iGoogle、Google Code、Google Wave、GTalks 等,也因为收入不理想先后被关停。

Image title

是的,Google 也在研究无人驾驶汽车,也收购了 DeepMind 研究下一代交互,还从 Android 内核中抽离出 Brillo 并构建了 Weave 进军物联网,但他们在这些领域里始终不是媒体和业界关注的核心。当一家在硅谷火了十年的公司在外界看来不再 “酷”,用俗一点的表达方式来说,就是他们遇到了 “创新者的窘境”。

一般遇到这样的状况,投资人最想要的做法是让公司分拆成好几个实体单独融资和上市,从而获得更高的溢价和回报。但这样做的弊端显而易见:公司的资源和品牌分散之后,很难维持原来优势领域的地位,也更不用期望新业务在各自领域的竞争,结局不免是数年之后黯淡离场。但在原来的 Google 体系下,每一次对新业务的尝试无论失败与否都会换来投资人的质疑和否认,导致现有估值一步步下挫,往复几次就会变成一滩保守的死水,结局同样不乐观。

于是 Google 选择了一个目前看来两全的聪明办法:成立一个母公司,把优势业务如搜索、Android、Chrome、广告、YouTube、地图和必要的支撑部门如 Google Research 都集中在新的 "Google" 公司并交给管理能力得到验证的 Sundar Pichai,支撑新公司的盈利和基础估值,再把不同领域的项目和业务分散到其它子公司内,各自发展。

Image title

  • “虽然这是满足所有人的一份答卷,但更是一份 ‘初心’ 的再出发。”

在今天早上的文章中,我们可以知道 Google 通过此次的变动,最直接的好处是新业务的负责人对所在公司有完整的管理权,也有单独的资源做支撑。内部高管因为发展方向和趋势判断不一造成的内耗得以避免,新业务的成功能够进一步给公司估值带来成长,失败也不会影响 "Google" 公司的业绩。

  • 对于华尔街来说:我们看到了更为清晰的商业前景

Google 常常被华尔街诟病的是 “不专注、不透明”,主要是因为 Google 的非核心业务具有极强的不确定性(汽车领域),同时也与自身业务的相距太远(长寿、汽车领域)。这些非核心业务往往存在一定的风险(如汽车业务导致的亏损、诉讼等),也有可能对核心业务产生不可预知的伤害。

显然,这种 “准” 分拆改组模式给了投资人乐于见到的答案,未来 Google 核心业务和非核心业务(Alphabet)将会给出单独的财务报表,投资人知道更为清晰的投入和产出。显然,这次改变带来了投资人所需要的 “透明化”。

  • 对于 Google 来说未来我们将是最伟大的公司

Google 的天花板日显,最充足的收入来源 “搜索广告” 在可以预见的将来受到 “原生广告” 的冲击,显然一旦升级为 “Alphabet ”,未来他们的故事就不是 “互联网公司”,而是一家科技公司。

新的 Alphabet 实体承担了 Google 作为一家科技公司的未来,通过这次变革,新业务不需要承担投资人对于每一个新项目的好奇心压力,只需要给出 Google X、Calico 等子公司整体的财务状况。在透明中的 “非透明” 的处理给予了各项业务更加多的自由度,有利于整体业务的发展。

Alphabet 是一个足够满足所有投资人胃口的未来前景。纵观 Alphabet 所涵盖的业务和子公司来说,不可否认的是,每一个领域的未来都有可能超过 Google 现有业务价值,甚至于是远远超过,例如他们正在做的改变人类的 “长生不老项目”。如果未来发展顺利,Alphabet 的价值可能是现有 Google 的几倍,或许会诞生一家万亿美金价值的科技巨头。

  • 对于公司内部员工来说:这或许是一次新的开始

Google 是一个优秀人才极度密集区,在 Google 内部有很多从世界名校毕业的 PhD,同时对于很多内部的高管来说,他们其实早已具备了独挡一面的能力,在遍地都是创业公司的硅谷可以找到更好的机会。

改动几乎是将公司所有人的层级进行了一次 “拔高”, Larry Page 也在公开信中强调 “the extraordinary opportunities we have inside of Google”。

  • 现任 Google CEO 的 Larry Page 将担任 Alphabet 的 CEO;
  • Google 另一创始人 Sergey Brin 则出任新公司总裁一职;
  • 原 Google 高级副总裁 Sangdaer Pichayi 则成为了新 Google 的 CEO;
  • Susan  Wojicki 担任 Youtube 的 CEO

而对于普通的工程师来说,也有了更多的选择权。新的 Alphabet 业务采用的是类 “创业公司” 的运转模式,独立的运作可以为他们提供超出 Google 僵化的薪酬体系中更为多的价值,在 Alphabet 里你可以拿到公司的股权,做更为炫酷的事情,你还可以一周上六天班。

  • 对于 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来说:“终于我们又是工程师,不是商人”

Google 一直是一家崇尚工程师文化的公司,“对创新而不是对商业感兴趣”,一开始就深深烙在 Google 这家公司的文化基因里。

和现在的 Google 核心的广告等业务相比,Larry Page 和 Sergey Brin 真正的兴趣则在于 “在那些看上去投资又奇怪的领域下注”,在今天对 Larry Page 对外公开信中也说到他们更希望的是做 “ do things other people think are crazy but we are super excited about。 ”

出门问问的创始人李志飞之前在 Google 做工程师,在他眼里的 Larry 和 Sergey 并不是传统意义上 CEO,“Larry 还有点 CEO 的商业性,到了 Sergey,他就是一个小孩,只对创新的事情感兴趣。” 在 Google 内部任何一个重要场合,李志飞从来没有见过 Sergey 穿西装。

在这样的情况下,人们就能够理解为什么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的 Google 要投资 Calico ,帮助人们去延长生命;为什么要花很大的心思在 Fiber,去建设光纤高速网络;为什么花重金在 Nest,打造未来的智能家居世界.... 而这一切除了商业的需求之外,似乎更为重要的是那颗工程师的 “初心”

文章由荔闽和 sinCera 共同完成,感谢 @ Retric、@ 小石头对于此文的贡献。另外,特别感谢出门问问的 CEO 李志飞和 CTO 雷欣。

原创文章,作者:荔闽


评论共有条评论
    正在加载,请稍候...
    全网营销
    举报
    您为什么要举报此信息?
    色情淫秽 骚扰谩骂 广告欺诈 反动 其他
    举报说明(可不填): 联系方式(可不填):

    Copyright © 2019 天云聚合集团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信息产业部备案:京ICP备14030211号-5 客服电话:0371-68953256